用户登陆: 找回密码    还没有帐号?请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导航
                王旭东:王叔和及《脉经》史实再探[color=rgba(0, 0, 0, 0.298)]
                               微信图片_20200328190501.jpg
       王叔和著《脉经》,全书10卷,98篇,1657条,9万字左右,约成书于公元3世纪上半叶(210年-259年)。是我国现存第一部脉学专著,在世界医学史上有重要影响。隋唐以后至清代的1000多年间,中国、日本、朝鲜都曾以政府诏令或律令,将《脉经》作为医师考试的必读之书和必考科目。因此,《脉经》是中医学宝库中的重要典籍,是中医诊断学(尤其是脉学)的经典之作。

      目前通行本《脉经》以及有关医学史著作中,关于王叔和生平、著述等记载,尚存不少模糊或错误的表述,必须厘正。


      王叔和是“魏太医令”而非“晋太医令”王叔和,名熙,字叔和。山阳高平郡(治在今山东省邹县西南)人。近年来有专家据地方志和湖北武汉新洲《王氏族谱》等认为是山西泽州高平县人。其生卒年代和生平事迹不见于正史,但零星见于西晋皇甫谧《黄帝针灸甲乙经·序》、东晋高湛《养生论》、唐代甘伯宗《名医传》、宋代林亿《脉经·序》以及唐代孙思邈《千金要方》中。

      将王叔和定为西晋时期人物,主要源自于宋代林亿。林亿在校正《伤寒论》后添加了“晋王叔和撰次”字样;在校定《金匮玉函经》疏中称王叔和是西晋人,为太医令;在校定《脉经》进呈札子中称叔和为西晋高平人;在《脉经》自序前将王叔和冠以“晋太医令”。此后历代均据此认为王叔和为晋太医令。但据2005年《山东省志·诸子名家志》之《扁鹊仓公王叔和志》,王叔和生卒当在公元177年-280年之间。湖北新洲地方则直接将其生卒定为公元201年-280年,于2011年举办了“纪念药王王叔和诞辰1810年”纪念活动。据此,则王叔和一生绝大部分时间生活在东汉、三国时代,进入西晋时已是风烛残年了。故《王叔和志》和麻城市卫计局直接称其为“三国魏太医令”,此与余嘉锡先生《四库提要辨证》中所说的“叔和之官太医令,当在魏时”的论证一致。

       综合史料及近年来的研究成果,大致上可以描画出王叔和生平的轮廓:王叔和与著名“建安七子”之一的王粲(仲宣)是同乡同族,与张仲景弟子卫汛相熟,张仲景又与王粲熟识,曾为王粲治疗疾病,事迹见于《黄帝针灸甲乙经·序》和《嘉靖邓州志·方技传》。故王叔和与张仲景有一定的关联。公元213年(东汉建安18年),魏王曹操拜王粲为侍中,王叔和当在此时担任太医令之职。公元216年(建安21年),魏征吴,王叔和随侍。老年流寓湖北麻城、新洲(湖北省武汉市新洲区)至去世,葬于麻城白果老爷山(后改名“药王冲”,位于新洲与麻城交界处)。死后备受尊崇,被称为“药王”。
                           微信图片_20200328190506.jpg
      据宋代林亿等“校定《脉经》序”等文献综述,王叔和自幼性情沉静,好学求真,深研诸子百家。其生活的东汉末年,三国争雄,战事频仍,瘟疫流行,民不聊生,为救人于水火,王叔和刻苦钻研医学,精读《黄帝内经》《难经》,效仿医和、扁鹊、张仲景、华佗,参照王遂、阮炳、吴普、葛玄、张苗等名医的著作和经验,“博好经方,尤精诊处,洞识养生之道,深晓疗病之源”,因此成为国之名医,拜为太医令。王叔和很可能是张仲景的学生近年来大量考据表明,王叔和“与士安同时”,应该是皇甫谧的前辈;《千金要方》卷二十六有“河东卫汛记高平王熙称食不欲杂”,而卫汛是张仲景的学生,有专家考证王叔和不仅和卫汛是同一辈人,而且两人交谊甚深,甚至“叔和得受学于仲景”,也是张仲景的学生。如余嘉锡《四库提要辨证》中明确指出:“王叔和似是仲景亲授业弟子,故编定其师之书”。由于没有确切史料证实,故王叔和与张仲景的师徒关系只是推断,但两人为同一时代的中医学家,确是可以肯定的。从《黄帝针灸甲乙经·序》中记载张仲景治疗王粲事迹,王粲与王叔和同族同乡,两人完全可能一同赴荆州投靠刘表,在这个过程中得识张仲景,故有可能拜张仲景为师等,均会在后世学者脑海中引发畅想。

     《脉经》最多只比《伤寒论》晚50年《脉经》的成书年代,比较统一的说法是在公元3世纪初,但在具体年代上则说法不一。影响比较大的是《脉经校释》,以及有学者的考证论文均认为成书于公元256年-316年之间。这一认识广泛被中医学界所引用,影响颇广。

       那么,《脉经》的成书年代到底是在那个阶段呢?王叔和在世与张仲景(公元150年-219年)、皇甫谧(公元215年-282年)相去未远,三人的医学经历又多有联系,因此,仅从《脉经》与《伤寒杂病论》《针灸甲乙经》的关系上,就可以推断出《脉经》成书年代。《伤寒论·自序》透露出著述缘起和成书年代:“建安纪年(公元196年)以来,犹未十稔”其时在公元206年前后,张仲景“伤横夭之莫救……勤求古训,博采众方”,《伤寒杂病论》的成书时间当在公元210年前后,而《脉经》收录了张仲景论脉的条文,以及各科病证的辨证内容,可知《伤寒杂病论》是《脉经》的资料来源之一,因此绝不会早于公元210年。而皇甫谧《黄帝针灸甲乙经·序》中则直接道出“近代太医令王叔和,撰次仲景,选论甚精,指事施用”,虽未指出王叔和撰《脉经》,但根据王叔和编次张仲景著作和著《脉经》相距未远的史实,故不应晚于《甲乙经》成书年代;而《黄帝针灸甲乙经》虽然刊行于晋太康三年(公元282年),但成书年代却在三国魏甘露四年(公元259年)。由此,《脉经》的成书年代就应该在公元210年-259年之间,最有可能是在245年-255年前后。这与50年代余嘉锡先生在《四库提要辨证》中推论的“《脉经》成书年代在魏或晋初”也是一致的。

      《脉经》成书于张仲景《伤寒论》后,皇甫谧《黄帝针灸甲乙经》前,给《脉经》成书年代提供了充足的证据。由于东汉末年和西晋之间只隔着短短45年的三国时代,因此很容易被忽略。确认《脉经》成书年代对中医学发展史有重要意义,如果能确认《脉经》成书于公元260年前后,则与张仲景《伤寒杂病论》只有四五十年的间隔,应该属于同一历史时期。

      王叔和编次《伤寒论》是精编而不是理残《脉经》之外,王叔和另一项重大贡献是编次《伤寒论》。据目前几乎成为定论的说法:张仲景原著成书不久即毁于战火,后经王叔和将残余的伤寒部分重新编次,成为流传至今的《伤寒论》。明清以来,中医界皆以为定论。因此,王叔和重新编次的,是《伤寒杂病论》“劫火之余”(清喻嘉言《伤寒尚论篇》)的残本。

      《脉经》原本是综合性医书

       现存《脉经》各种版本,都是有方无药,即在诊断的基础上,提出治则方名,方剂下却无药物组成。通过《脉经》自序可知,王叔和是以引用《黄帝内经》及当时存世的医书,编纂综合性医学理论书为目的的,因此《脉经》应该理法方药俱全。但是,在宋代林亿等人对此书进行校正时,为突出脉学特色而删去了所有药物组成!

      尽管我们如今看不到这些方子的组成,但并不能因为林亿等人之过而抹杀王叔和搜罗各种疾病治疗所需理法方药的功劳。

     例如,《脉经》中有300多条文字被认为是引述《伤寒论》的,但实际上并不完全都是,很多内容并不完全取材于张仲景著作。如“平三关病候并治宜”论述外感热病辨证论治,文曰“寸口脉浮,中风发热头痛,宜服桂枝汤、葛根汤,针风池、风府”,“寸口脉数即为吐,以热在胃管,熏胸中……服除热汤,若是伤寒七八日至十日……宜服知母汤”等40余条文字,其行文语气,体例风格都与《伤寒论》非常类似,但针药结合、内外治结合、辨脉辨证相结合、理法方药连贯的治疗风格非常明显,而且用方不同,即便用方同名,组成却不相同(《脉经》中方剂的组成虽被林亿删除,但部分内容却被保留在敦煌古医籍中,可资比对)。

      《脉经》似乎特别推崇针药同用的施治方法,上文中“服桂枝汤、葛根汤,针风池、风府”等文字便是其例,而在卷六脏腑病证论治中,除针刺法外,对五脏病证提出了相应的治疗方剂,如肝病用防风竹沥汤、秦艽散;脾病用平胃丸、泻脾丸、茱萸丸、附子汤;肺病用五味子大补肺汤、泻肺散;肾病用内补散、建中汤、肾气丸、地黄煎(缺心病的方剂),这也反映了《脉经》有注重脏腑辨证的倾向,与《伤寒论》专论六经辨证不同。



共 0 个关于王旭东:王叔和及《脉经》史实再探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 2020-3-28 19:1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新帖

版块推荐个人中心

精彩推荐

更多>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