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陆: 找回密码    还没有帐号?请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导航
2 279

《初夏的风》

静心微澜 于 2021-5-23 19:27 发表 [复制链接]
本帖最后由 静心微澜 于 2021-6-14 07:23 编辑

592304332277c_610.jpg
初夏的风

文/微澜

  初夏一日,风急急的,能吹掉帽子,掀起衣角,把树枝摇晃得哗哗直响。
  从商场出来,风一点也没减,差一点把我刚买的漂亮帽子掀飞。我连忙左手捏住帽檐,右手摁住帽顶,低着头顶着风,往公交站走去。
  我果断地把帽子塞进背包里。心想:吹掉了,我可逮不住它,而且还会有危险。我撞了人,人撞了我,还有那汽车、电动车、三轮车,都不是好惹的,接触了,就会有大麻烦。
  不操心帽子了,头发开始讨厌人。又软,又细,又稀的白发,老往脸上飘,很不舒服,我用十指不停地往后脑勺扒拉……
  在公交站牌下,我戴好口罩,拉上风衣的帽子,把衣服拉链从下摆一直拉到脖子,两只手缩进像露指手套一样的袖子里。整个人只露出两只眼睛和两个大拇指……好像电影里的啥啥人物那样。
  公交车来了。我跟在人后,手拉车门扶手,登上了公交车。一手刷老年卡,“噹”一声响,全车厢的人都能听到;一手伸向司机测量体温,“嘀”一声响,轻微的只有自己能听到……车上人不多,还有座位,我稳稳地坐在了车厢中间的位置上。
  司机师傅来到我的跟前,说:“把你的卡拿出来看看?”我诧异地边说“好”边从包里淘一个紫红色的小袋子,黑色的细绳绑了个疙瘩,慌张地解不开,取不出卡来,越急手越不利索,还掉在了地上。捡起,再解,终于取出来了。
  这时候,我才迷瞪过来,原来司机师傅是怀疑我的“老年乘车卡”的真实性。我没有急,反而笑了。师傅又说:“把帽子放下来,把口罩摘了。”我一一照办,他看了看人,又看了看卡没说话,把卡还给我,回到驾驶室坐下,手握方向盘向前方开去。
  乘客们的目光,还没有从我被盘查的面前收回,我尴尬地自言自语道:“都是口罩惹的,自新冠疫情发生以来,因口罩的误会还真不少。”
  邻座的一位中年女士说:“你捂得那么严,看着很年轻,也很时髦。”
  我说:“今年是我的第六个本命年,还年轻个啥?”
  前边的一位男士扭回头,对我说:咱俩同岁,我老婆染头发,看着就比我年轻。”这个话题,我们说了好一会儿……司机师傅一句话也没说,只管转方向盘,只有车上的报站语音在替他随时播放。
  看车上的乘客。有老人把乘车卡挂在脖子上的;有拿着手机扫二维码的;有把月票卡装在包里直接碰读卡器的;有塞纸币的,也有丢钢镚儿的……各行其事,五花八门,随意而自然,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回到家,我顾不得换鞋,洗手,摘口罩,赶快站在镜子前端详自己:黑色的裤子,黑蓝色针织超薄风衣,黑色的口罩,肩挎精致小包,两只还算明亮的眼睛,透着不卑不亢的神情……丝毫没有时尚大妈的大红大绿的张扬,也没有跳广场舞的华丽长裙的飘逸,全身上下扑素无华,简单低调……虽然我没有对司机师傅不满,也没有和他理论,更没有抱怨什么,但在心里还是有一点点酸涩和不悦。
  细思量:世间的人,太注重打扮会失真,不注重打扮会窝囊,如何才能恰到好处呢?一方面取决自身的条件和审美观,另一方面取决于场合和世俗观念……各有看法,人之常情。
  初夏的天暖暖的,愿身上所有的不悦都被初夏的阳光晒干;初夏的风急急的,愿心底所有的遗憾都被初夏的风吹散……

共 2 个关于《初夏的风》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 2021-8-30 21:10

262

主题

0

好友

1670

积分

管理员

发表于 2021-5-30 21:34:02 |显示全部楼层

196

主题

0

好友

8497

积分

版主

发表于 2021-5-31 16:48:26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老师关注支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新帖

版块推荐个人中心

精彩推荐

更多>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